不老的伊帕内玛

Ipanema, light of my life,fire of my loins.My sin ,my soul,my ageless hallucination and untouchable embrace.

又一个片段

宫野志保自认为足够了解Gin。如果“足够”这个词显得太过于自大的话,那么“比其他人更了解”应该还是算得上的。他们的交集在她十四岁归国那一年开始,所以Gin没有见过她七岁的样子。虽然不安,却也抱着一点侥幸。宫野志保太需要这一点侥幸了,因为她需要睡眠,就算做了噩梦也能说服自己重新睡过去的那种。

那一天她在博士家附近的停车位上看见熟悉的保时捷365A的时候感到透骨的寒意,等到她看见金发男人鹰隼般的眼睛时她甚至在后悔为什么今天没有在口袋里再放一枚毒药,然后便是自欺欺人样的自我安慰:他没见过十四岁前的她,和她童年有过交集的那些人都已经不在人世,走过去,走过去就安全了,假装自己是个真正的小学生,假装他是个陌生人。

宫野志保把柠黄色运动衫的帽子戴到头上,捏紧了书包的带子,努力控制步调,假装一脸轻松愉快仿佛马上要回家去看动画片。等走到路边转角的时候她终于能松口气,虽然不能掉以轻心,但总归没被当场抓住。以她对Gin的了解,他应该是真的没认出她来,否则怎会放过她。想到这她稍微镇定了下,继续兜了一大圈然后回家。

**********************************************************

Gin今天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任务结束之后正要驱车离开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小学生,女孩,120cm上下的身高,茶色卷发蓝色眼睛。。。并且虽然假装很轻松,但抓紧包带的手指还是暴露了紧张的心情。Gin想起大约十年前,自己被派去美国监视堕天使女儿的“导师”。那些偷拍的照片里有一张是那位“导师”和年幼的,当时还被叫做Shiho的女孩并肩而行。照片只拍到女孩一个不算清晰的侧脸。不知是不是感觉到偷拍者的存在,女孩拉起柠黄外套的帽子遮住了半张脸。

然而Gin一眼就想起那个年代久远的侧脸,和过路女孩一模一样的侧脸。

然后Gin心里的一桩悬案就这样不破而解。

他出乎意料地什么也没做,只是回到住处之后,在抽烟的空当烧掉了那张照片。

评论
热度(54)

© 不老的伊帕内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