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的伊帕内玛

Ipanema, light of my life,fire of my loins.My sin ,my soul,my ageless hallucination and untouchable embrace.

别人的天使

放开我手中回忆的刀子
现在我已被风景都穿透
打开这本书他已经在这里
沉入阴影谁能拯救我
离开城市了
沿着河奔跑着
古老的光线
再不能照亮
远方的雷声低沉在飘着
身上的雨水是恋人的眼泪
想念这绝望又温柔的片刻
要说再见不能再见
离开城市了
沿着河奔跑着
古老的光线
再不能照亮
这世界是一个谜语
我们谁也不想去解开
是为了要拯救自己
却成了别人的天使
远方的雷声低沉在飘着
身上的雨水是恋人的眼泪
想念这绝望又温柔的片刻
要说再见不能再见
不再回头

一直非常喜欢的歌。第一次听到是在三年前一个落大雨的夏夜,暑热褪去大半,洗过的头发半干。我喝着可乐有一下没一下地看网页,点开了这首歌。然后就好像一脚踏进了设定好的场景,温柔的女声包裹着雨水和冰块的声响,沉静又厚重。想起上高中时候的一个下午,我抱着一包书走过家门口的公交站。乌云密布,天光却还亮。我也说不清为什么会想起这一幕,它实在太普通了。可就是想起来了,可能是喜欢那天气吧,阴天太浪漫。
我喜欢阴天,喜欢暴雨,喜欢沉郁暴烈,戏剧般美感的天气。这样的天气勾起回忆,自习课,午间的散步,一回头就看见的你。我曾经不过是想要自救,想着能在你面前有自尊,想着要为自己搏一条出路,百般挣扎之后却发现最快乐的人不是自己,倒是圆满了许多人的期许。我不觉得这样有多么不好,关键是也没有多么好。这种混乱的情绪里适合喝酒,一杯好酒胜过无数药方,偏又觉得酒实在难喝。我极少喝酒,因此乖乖牌的标签一直拿不掉,老天!我是真的觉得酒难喝啊!看吧,又是这样子。
脑子混沌,于是就打出来这么一篇形神俱散不知所云的东西。这几年人变得沉闷,去麦当劳点餐都觉得不舒服。再一次拯救自己,应该就是现在这个时候。至于究竟会成为谁的天使,好像没那么重要。

评论
热度(1)

© 不老的伊帕内玛 | Powered by LOFTER